瑶珠贸易/兴珠食品-专业提供进口纯天然果汁果浆、香精香料
产品知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产品知识 »
香原料——作为符号的存在

        首先我们要追究的是香精究竟作何用途。香精最后确定了配方,投入生产,被加入产品中。这些产品包括香水、化妆品、洗涤剂、空气清新剂等等。我们这里撇开香精在食品和洗涤剂中的使用不谈,因为在前者中它必须符合与现实世界之作物有所对应的规则,而于后者中他主要为了使产品有嗅觉上的“干净”效果。而对于其他的产品,香精赋予他们的芳香特性并不是这些产品作为自己本身的用途所必须的,香波是用来洗头发的,润肤霜为了保护皮肤,香水和空气清新剂也不是人类生活的必须用品。因此香精以其纯粹的物质意义被人使用是站不住脚的。然而你大可向我宣告它的美化装饰作用,就像那些美容化妆品和时尚之物那样,被用来伺服人心之虚荣爱慕之情,充作流行的趋势和标志,就像如今人们对音乐所做的那样。然而所有这些伟大的香料化学家和天然香料作物的研究者,以及那些富有创造性的制香师在这一领域里所作的全部工作,仅是为了满足这人与动物的共有之心么?我的朋友,这就等于你在说,人高于动物之处在于人有理性,人有了它可以控制自己的群体,为了共同的利益组建社会,划分等级,建设法制和经济制度。那么理性的地位就太显尊卑了。如果理性的目的仅在于处理世俗的生活事务,使人类更好地更有秩序地生活,以这样强大的力量武装自己,那么人类无非就是比动物高那么一级的生物了。理性最崇高的目的确在于不断超越,把人提升到一种纯精神的存在,使人朝着真理、艺术和自由不断探索和追求。如此人和动物从本质上被区别开来了。在所有这些学者和制香师的努力下,“神秘之水”显现了他崇高的纯精神目的。

 

    香料科学作为一门感官的科学,是最后一个被人类学识所征服的感官领域。可以说直到有了大量可使用的合成香料以及高品质的天然提取物才出现了真正所谓的制香术。因为任何艺术别类都需要自己的“调色板”。(音乐中的乐器和音符,绘画所用的各种颜料)嗅觉艺术不着于象音乐般的时间性规则,他的时间性没有音乐来得那样精确,尽管他也因其组分的不同挥发度而在相对较长的时间轴上呈现出不同的香调。香精的规则在于各个香调之间的协和和精神表达的统一,就好比音乐中各个声部的协调一致和各种乐器的和声之美。从而我们就需要一个与其他艺术形式一样的完整的“调色板”来创作一个香精。资源稀少而品种有限的天然香料是全然不能构建足够一个创造者任意使用的词库的。从而我们可以讲,香精作为一门艺术,近乎绝对地依赖于人类化学知识的发展,尤其人类对分子量在30-350之间的芳香性有机化合物的知识。在由那些化学家殚精竭虑地破解自然开发出的数千种合成香原料和数百种来自世界各个角落的天然香原料作为我们的“调色盘”的条件下,那些最富有创造性的制香师在他们的实验室里创造出了神秘又迷人的“精华之水”。我们称他香精。就像所有其他艺术品一样,他固然地有他存在于人类社会的世俗目的,如同绘画艺术的装饰目的和音乐的消遣目的一样。(尽管有时候是非常人文的精神消遣)香精的世俗目的在于装饰人自己,既然如此,那就很自然地要有男女之别了,除了作为装饰环境而用的空气清新剂。

 

基于这个最初目的,他的实质指向了人的精神。凭借人类无限的创造力,香味世界呈现出人类文明之巅的艺术之繁华,有时甚至是奢侈丰盈,“像无极无限的东西四散飞扬,如同龙涎香、麝香、安息香、乳香,那样歌唱精神与感觉的激昂”。(波德莱尔诗)正是这种文化上的富庶缭绕,以及他所暗示的精神世界的丰富多样,构成人类精神的自由而崇高的一面。

 

     那么究竟我们如何来看待每一个个体的香原料?

     普遍的观点是:他们是具有一定化学结构的,有一定香气特征的化合物。他们有确定范围的理化性质和让人联想起某些天然香料的香气特性。的确,某些标准的建立是为了贸易和出口的目的或者是从安全性的角度考虑。另一些则是为了说明或者指导他在香精中的用途。这是他们积极的一面。然而就此我们把每个原料和现实世界产物一一对应起来了——兔耳草醛是铃兰和仙客来特征的原料,二氢茉莉酮酸甲酯是淡雅扩散的茉莉-茶样特征的原料。每个香原料都牢牢地限定于他所对应的天然存在物的联想。这样的对香原料的理解无疑就把人类引以为豪的创造力限制在了纯物质范围内。尽管根据这样的理论我们还是能够凭借最基本的审美情趣制作出一些和谐的产品,但他已经失去了所应有的精神意义而成了纯粹的可以说是近乎工业用途的商品。然而这正是我国目前香料工业的现状:在一种抽离了创造性的环境下制造着或者说模仿着受人喜爱的已经存在的香型,似乎这是我们唯一的选择和运作方式。模仿一个业已存在的香精(比如国人喜爱的“绿茶”香型)你需要做的无非是用感官分析其所由之组成的各个香调,把他们与那些名称(香柠檬,茉莉,龙涎……)一一对应起来,借助仪器和感官分析其中所使用的原料,不厌其烦地进行重构,最后得到香气较接近的一个复制品。这种手段完全地把作为一门艺术的制香术建立在物质成分的分析和拼接上,目的很明显地是纯商业的和功利的。

 

        我不打算在此批判中国人固有的唯物主义思想如此狭隘地把一切都和物质以及利益联系起来的劣根性。然而究竟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视角去看待这些香原料?我想在于超脱他们作为物质的存在。就像我们看待语言那样我们把他们视作纯粹象征意义的符号,把他们视作纯精神的存在。固然他们有其对应的或者天然存在于其之中的自然芳香物质的香气特征,但这已经给我们留下了很大的空间甚至足够的空间任由我们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寻觅偶然的契合。

 

    最后再次引用波德莱尔的诗句:

        我将独自把奇异的剑术锻炼,

        在各个角落里寻觅韵的偶然,

        绊在字眼上,就像绊着了石头,

        有时会碰上诗句,梦想了许久。